安卓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一个农民工的历史 第二章

时间:2018-01-13 15:46:27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短文学
作者:冯海川

果然是一片荒野。这地方,鸟不拉屎,树不开花。他们要建的厂子,就在这一片开阔地上,现在还不成模样,据说明天来铲车,厂长也过来,现在是只能如此。

负责接待他们的,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头儿,姓焦,是老板的表哥。待人热情,话也颇多。

“来多少人儿”?

“三十多个儿”。

“三十多个儿----,倒也好办,我这儿有几个帐篷,你们先安上,过几天,可能是明天,来砖,你们也有瓦匠,在后边这儿先盖一溜宿舍。——到时候就好了”。

薛福成支了帐篷刚要出去,又想起一件事来:“吃饭怎么办”?

“吃饭,诶呀,吃饭她也没说,菜倒是有,你们有人会做没”?

薛福成刚才就有些气儿不顺,心想:我们这老远来的,你厂长再忙,也该接一下儿。结果是,要啥啥没有,就一个老头儿,在这儿给我穷对付。行了,这我也看出来了,没把我们当回子事儿。想到这里,他冲着外边喊了一声:“连城,告诉他们一声,支扒上就得,今天在这儿睡一宿,明天咱们回家”!~一一转身,出来了。

老焦头儿紧拦慢拦没拦住,只好给他的表妹打电话——再不来人家就走了,——你也是。

焦老头儿的表妹还是真有事儿,刚刚忙完,本打算明天过去,顺便订一下水泥。听说薛福成生了气,就开车来了。她的婆家是薛家洼的,也就是和薛福成同村,但是不姓薛,姓秦,属于外来户,娘家就是这里人。这些年她一直给陶瓷厂跑业务,攒了些钱,也打算开家厂子,恰好这里建开发区,由于地方偏远,优惠的条件多一些,她想着守家在地儿,总是好办事,加上这边人头儿熟,就决定在这里办厂。她是第一家,其余的都在观望,心理也是有些不安,找薛福成来,一方面是建厂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有事的时候好和他商量,加上本地的劳工贵,也就干脆在那边招工。

两个人一见面就都笑了起来:“薛老板人不大,脾气可挺大”。

“你倒是哪儿都大,就是该大的地方不大,不该大的地方挺大”。

两个人说着话都笑了起来。

“听说薛老板生气了”?

“那玩意儿有啥可生气的?能干就干,不能干就回家呗”。

“想回家呀,等着吧,坟地我都给你看好了,死了连骨灰都得埋到这儿”。

两个人说笑了一回,又寒暄了几句。就开车去市里了,找了个小饭店,一边吃饭,一边商量动工。这里的人还在支帐篷。

“看了没,还是当官儿的好,要不然怎么人都愿意当官儿呢。有人陪着,还有人请吃饭”。韩六爷一边说,一边斜着眼看连城: ”连城啊,看见没?不用长翅子,有点本事就能飞"。

“扯淡,你倒是会耍钱呢,也没看你飞起来过”。韩鹏在那边接上了茬儿。

“耍钱是技术,不算本事,有本事,才能飞”。六爷一笑。

“呦,敢情六爷还是干技术的,那是妓男还是妓女呀”?庆林也在一边插了一嘴。

“那就看大伙儿需要了,我是要男能男,要女能女”。

“这么说,养孩子挺好,六爷,明天养孩子去吧,要男得男,要女得女”。

“那个活儿在咱们干不了,倒是有一样能干,也能保你要男得男,要女得女”。

听他这么一说,大伙儿都有些好奇起来:“是啥活儿有这效果啊”?

“流动补胎呀”!

大伙儿先是一愣,回过神儿来禁不住大笑起来。

帐篷快天黑才支完,怕漏雨,又苫了一层塑料儿,都压好了,几个人又开始搭床。但是这个地方,哪有现成儿的床板?只好找了几块盒子板,底下垫上砖,先这么将就着,庆芳又和连城把电接过来,安上插座,大伙儿才把行李铺开,插上电褥子,晤上被窝儿。住算是安顿下来了,吃饭还是个问题,薛福成虽然发了一通牢骚,也不过就便宜了自已,这里这些人还是没有着落,少不得这些人在背后骂他,不过气愤之余,还得自已动手,于是就着焦老头儿的锅,连城烧火,六爷掌勺,大家做起饭来。

薛福成,可是个有心之人,把这些人放在这里,自己去吃饭这样的事儿,他怎么干得出来?他和焦玉华在路上就说好了,这第一顿饭,一定得让大伙儿吃好,两个人都明白,这不光是一顿饭的事儿,一旦工人有了情绪,以后要管理起来,可就难了,所谓慎始才能善终,总不能一开始就失了人心,于是两个人一到市里就开始采购,等他们回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做上饭了。

薛福成是个有心的人,下了车先不拿东西,悄悄的溜到厨房外头来趴墙根儿。果然不出所料:里边的几个人正在那里咒骂,就听一个人说到:“王八犊子薛福成,今天他别回来,回来非得踹出他屎来,以为自己享福就完事儿了?做梦”!

这是六爷。

“六爷,这事儿你得说呀”,这是刘大奎的声音:“我们比他小,没法儿说,你是长辈儿,你说他得听着”。随后又有几个人随声附和。

“等会儿再说吧”,这时候李庆林说话了:“还不见怎么招呢,薛老二也不傻,他能把咱们扔这儿自己吃饭去”?

六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撇了撇嘴:“那怎么着,还给你赶集去了”。

“哎?那可没准儿”?李庆林哈哈大笑起来:“说不定啊,就真赶集去了呢”。

薛福成本打算再听一会儿,远远的看见一个人影儿走了过来,便转过身来,向车走过来。来的人正是张炳林,他本来是去上厕所的,回来碰巧看到焦玉华的车,便走了过去,焦玉华见他过来,也是十分高兴,招呼着他把车里的蔬菜和肉卸下来,又把各种调味料从车里拿出来,自己拎着,跟在他的后面,两个人向厨房走来,由于是一前一后1,薛福成就只看见一个人,到跟前才看出来,忙顺手接过焦玉华手里的东西,尴尬一笑:“等一会儿啊,我正招呼人呢”。

“你是趴墙根儿呢吧”,张炳林看他溜须焦玉华,心里就有了几分不爽。

薛福成又是一笑:“少放屁,你爹才趴墙根儿呢”。

张炳林看了看他,阴阳怪气儿的说到:“二叔,刚才我撒尿的时候,看见这儿有狐狸”。

焦玉华不明白他说什么,听说有狐狸,觉得十分奇怪:“这儿有狐狸?从来没听说过呢”?

张炳林憋着笑,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薛福成:“你问我二叔儿,他知道,他鼻子好使,有没有他老远儿就能知道”。

焦玉华正在好奇,薛福成却在那里骂上了:“少听他放屁”,随后儿踹了他一脚:“不你妈跟好人学,一天天的”。

三个人说笑着进了屋,这里六爷他们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计。薛福成就像没偷听过他们说话一样儿,把东西放下,走到锅前,摊身看了一眼:“咋还煮上白菜了呢”。

“不煮白菜,晚上吃你呀”!六爷正是一肚子气的人,虽然看见了他们拿东西进来,还少不得说上几句:“你说你也不吱个声,说走就走了,你说大伙儿知道你是怎么个事儿”?

薛福成只好干笑,摆了摆手:“行了,行了,怨我,怨我还不行吗”?他又转过身来:“连城,过来把肉拿出来切切,有两个小鸡子也剁吧剁吧”,又转过身来,笑着央给六爷:“六叔儿,做就得你来了,别人而也不会”。

六爷撇了撇嘴,没说话,忙着做饭去了,这里这些人又出去找了块木板来,底下垫上砖当桌子,找了几块砖当凳子,之后就聊起天儿来。

不大的功夫,饭菜端了上来,不过就是一个白菜炖猪肉,一个土豆炖小鸡儿,用两个大盆盛着。大伙儿互相让了一回,便都坐了下来。这个时候焦玉华已经回去了,就他们这些人,本来关系都不错,刚才的小误会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。

薛福成本打算买几斤散酒的,又怕这些人喝多了闹事,所以这些人都凑活着吃了一口,也就各自散了,也有攒人儿打牌的,也有掷骰子的,也有打扑克的,剩下的人,扒眼儿的扒眼儿,出去溜达的溜达,屋里就只剩下薛福成、老焦头儿和连城三个人。连城是六爷御用的打下手儿的,一边在那里运气,一边刷碗,薛福成则像焦老头儿打听一些这里的情况。真是不问不知道,这一问,让他一宿都没睡好觉,临亮天才朦胧了那么一小会儿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生活随笔  人生感悟  人生哲理  励志文章  搞笑文章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