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讲故事的人

时间:2018-01-13 15:43:07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短文学
作者:萧行予

我讨厌这个鬼地方!

这个小地方的十二月份,其寒冷程度已不亚于一场生存危机,尤其是对于我而言。

一连几周,我将自己反锁在家,靠着温暖的壁炉,舒舒服服地靠读书、看报、捉弄我的小猫咪打发时间。

现在,离开公众视线已有一月之久,我打算出去走走。

花猫安逸且慢吞吞地从我膝盖上跳下,轻挑地贴近火炉,抱团趴下,没几秒便闭上了眼。

我披上外衣,径直向街上走去。

对,我得走走。对于我这个已有三十年工作经验的老头来说,我知道我迫切需要找到新奇的事物,并很可能为此发疯。

我,一个受人敬仰的人,拥有一个堂堂正正的职业——一种这里的民众所必需的职业。我说,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。

我近乎是在监视着我身边的一切,密切留意着生活中每一点小事,或者是别人的。我就像是一个拾荒者,将人们遗弃的事物通通捡回。之后,我将它们整理成书,并组织自己的演讲。

我是这所城市这个岗位的第八十九任,但他们或许很快就会有第九十任了。说实话,我可能今天就得退休。因为我已不再能说出任何一件新鲜事。这里的民众可能是我所见过最愚蠢的。初来时,我发现他们几乎对我所讲的事一无所知。但他们的确是一群记忆高手。那时,我因他们这份无知而荣幸胜任这份工作。此时此刻,我却已山穷水尽。他们是破坏者,是以保护来破坏——凭借他们惊人的记忆力。我发现,他们的记忆已超乎寻常,连他们两人间互相对话时,对方的手指挥动多少下也能事后记得一清二楚。无论是重大还是些琐屑的事,他们皆能一一记下。

他们这种惊人的无知与忠诚令我生存下去,但那可怕的记忆天赋却令我倍感生活的困难。因为他们的记忆是如此发达,以至于他们连思考的能力也被淘汰。他们像是一个巨大的记忆仓库,疯狂向我索取着新事物,并以记忆的形式将其存入脑海,以此让其变得毫无意义。

这座逾越了三千年的古城,而同样古旧的居民。他们寻求着新的事物。他们是如此的热情。

我告诉他们,我曾经看见一条狗坐在路边,乐呵呵地啃着骨头。他们倍感惊讶。因此,狗粮价格暴跌,肉骨头飞涨,他们争先恐后地给自家的、邻里的、亲属的、朋友的,甚至是流浪的、陌生人的狗们喂食骨头,而我平生自养殖场后第二次看见狗对骨头露出疲倦的表情。不过,几个星期后,一切恢复原样。这时,我为了养家糊口,再次对他们说:“瞧啊!......”

不过,这却是一种极端冒险的职业,甚至这样的工作比战争更为残酷。

我说,我是第八十九任,而我之前的八十八任现已退休,且生活于此,他们中最年长的也不过八十岁,而他不是第一任,第一任还只有五十岁。他五岁时便担任起了这个职位,而六岁时便已下任。我是在职时间最久的,足足三十年,之前的八十八任在职的总时间也不及我的一半。

很遗憾,这串数字摆在高傲的厅堂之上,但它中看不中用。因为这里的人们,(现在也包括那些前任),皆不清楚它的意义。他们是没有感官的,他们看得见、摸得着、嗅得到、听得见,味觉也灵敏,但他们的确没有感官,更无法认知外界。他们只能单纯的记忆,却丝毫不晓这一切知识的意义。他们认为记下它,便拥有了它,此后对此只字不提,让其沉睡乃至消失。他们会记得自己的亲属,但那只是没有色彩的符号。于他们而言,记忆的宝贵之处似乎便是消灭掉一切新事物。感觉与意义对于他们毫无价值可言。

实际上,他们已在此生活了三千年,他们的一切动作与曾经毫无区别,他们眼中的世界从未变过。

此刻,我大大方方地在大街上来回徘徊,是和那前八十八任一般吗?我想念我的妻子,孩子。

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城市,连猫咪也不打算带走了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生活随笔  人生感悟  人生哲理  励志文章  搞笑文章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